最近兩個月就職活動邊準備,邊回憶起在日本整整兩年的成長。

2016/6/15,拿著WoringHoliday的簽證,一個人非常忐忑不安地來到日本。那時我沒看日劇、也不太關心日本的新聞,對日本人、日本的生活其實很茫然。幸運的是,藉由久居在日本的遠房親戚介紹,有了安居和打工的處所,我還記得,那時在家忐忑了兩周,新工作7/1 正式上工。

不會說日語,加上也聽不太懂日本人的話,那時的生活圈只有會說中文的台灣、中國、新加坡的同事。每次前輩用很流利的日語和日本人店長有說有笑的時候,我就覺得好羨慕。因為我不懂日文,店長只能透過會說中文的前輩來傳達他想表達的話。那時候的我,真的好想跟店長聊天,三句話也好!但是,我不會說日語。

後來因為很勤奮的工作,被其他分店的店長賞識,突然就聽到自己被調派去別間分店支援了。幸運(可惜)的是,新分店的店長和副店長都台灣人,另一位前輩同事是會講英文和日文的菲律賓婦人,在一個又是溫室中文的環境下,我又度過了2個月久。每天上10個小時的班,會的永遠是跟客人問候的”歡迎光臨”、”謝謝”、”讓您久等了”基本的問候用語,只要被客人問到其他問題,就只能請前輩來幫忙回答。這種力不從心的感覺隨著日子過去越來越深刻,再加上看到天天可以上日本語學校卻情願曠課在家裡睡覺的同居親戚,想上學的念頭默默生根。直到幫忙公司的外燴場活動,我遇見了一位改變我人生的台灣前輩。

大我3歲的前輩念了日本語學校、專門學校之後順利在日本就職。聽完前輩的故事之後,更加確立了我要去日本語學校的念頭。我花了整整一個禮拜上網爬文,了解各個學校的分類(專門考試取向的、日常會話傾向的…….各種皆有)和畢業學長姐念完的心得之後,最後選擇了前輩推薦的KAI日本語學校。

「語言學來是用來溝通的。」

「如果你想選重視口說的學校,那就選KAI吧。那是我聽過能讓口語進步最快的學校。」

Timing點恰好是在10月中,我進入KAI參觀時,正好申請入學截止日期差一個星期。一通電話和家人討論完之後,經由KAI推薦的台灣代辦開始著手入學文件申請和資料準備。短短兩個星期資料備齊送審。那時,突然覺得自己快要可以實現夢想了。

「一年78萬的高額學費,再怎麼辛苦工作我都甘願。」

人生第一次為自己的決定而負責、第一次有一種「我就是要做到」的決心,在十一月到四月入學前整整六個月,每天工作10個小時,周休一日,不買衣服不買鞋子不出遊不吃大餐,就只為了存到78萬的學費。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很驕傲耶。

去年四月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句子、聽不懂日本人的話的自己,到現在可以和日本人應對進退、嘻嘻哈哈開玩笑的林ちゃん,這一年多來對自己的投資,真的很值得,也改變的我接下來的人生。我要謝謝這間店,給我很多機會很多成長。從完全不懂日語,到今天可以成為被信任的店擔當者。從懵懵懂懂到不管多忙碌都可以穿梭在客人之間掌握節奏、帶領後輩發揮團隊合作使營運順暢等。謝謝我的上司們給我很正統的日式觀念和教育,邊做邊學邊觀察,更快適應日本人的職場。

謝謝KAI的老師們,一路以來的提攜和幫助。除了學業之外,還有感情、職場、未來的各種建言。KAI的學習教材編排不容置喙有其道理。老師,除了文法單字和教材內容之外,最大的幫助就是修正我的日語表現。當進入中級之後,除了單字和文法不停INPUT進入大腦成為可以說話的題材、要素之外,OUTPUT(從口中學出來的日語)的正確性也是關鍵之一。學了這麼多東西卻講不出來,或是講的七零八落日本人根本聽不懂,甚至最常犯的毛病就是「中文可以這樣講可是日本人不這樣說」。老師,就是一個可以幫助我們「拉近和日本人距離」的使者。在還沒離開學校之前,藉由老師的幫助把自己的刀磨正磨利;出了學校之後,求職面試各關才能大刀闊斧行雲流水的關關斬將。用實力實現自己的夢想,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那種人。